八仙尘爆事件回顾 与死神拔河的马偕经验

2020-06-18 929 views

八仙尘爆事件回顾 与死神拔河的马偕经验


作者/马偕纪念医院 整辑/黄慧玫 本文出处/本文摘录自时报文化出版《用爱修缮一路陪伴 八仙尘爆事件之马偕经验》


2015 年6月27日,一年一度的Color Play Asia彩色派对再度于八仙水上乐园举办,从白天玩到晚上,源源不绝的彩色粉末、随机出没的色粉喷枪,加上既有的水上设施跟电子音乐,吸引上万名年轻人参与狂欢。

晚间八点半,人群随着音乐不断舞动,工作人员从舞台往人群喷出彩色粉末,希望製造再一波高潮。不料,应该是玉米澱粉的彩色粉末却意外变成一团橘色火球,火势迅速蔓延在舞池里狂欢的男男女女。


水上乐园发生爆炸意外?


八点五十分,淡水马偕急诊室的电话响起。「这里是一一九勤务中心,八仙乐园发生尘爆事件,多人烧伤,将送到你们那边去,请做好相关準备。」距离八仙乐园十二公里、车程约二十分钟的淡水马偕医院是最近的医疗院所,接电话的急诊值班医师却是一头雾水,八仙明明是水上乐园,怎幺会有烧伤患者?


「但若属实,一旦涌入多位伤者,必须启动大量伤患机制,召回医护相关人员到现场支援才行。」急诊值班柳志瀚医师自我对话快速来回踱步后,向淡水急诊简定国主任预告,可能需要启动大量伤患机制(广播代码333)。


隔了五分钟,一一九勤务中心再度通知,三男二女、烧伤面积80%要送过来。电话才挂上又响起,更新为七位伤者,并预告多台救护车陆续抵达医院。当天值班的急诊专科护理师舒忆婷,已有二十多年急诊临床经验,得知讯息后协助医师及急诊同仁们开始挪动现场病人位置,空出重症病人处置区,预备大量的生理食盐水及纱布。


九点七分,第一辆救护车抵达马偕,车里就有六位大面积伤烧患者。一开始因为已有準备,还算游刃有余。「可是…」舒忆婷说:「手上病人还没处理完、不到五分钟,救护车一台接着一台,病人如潮水般一波波涌入。」


住在医院附近的淡水急诊护理长林瑞萍突然接到线上同仁的求救电话,「阿长,我们快忙翻了!」还无法确定是什幺事件的林瑞萍,衣服换了就冲出门。护理师们一看到林瑞萍出现在急诊,求助声四起「阿长,生理食盐水没有了」、「吗啡用完怎幺办?」


原来,现场物资已经弹尽源绝,却连调度的空档都没有。林瑞萍安抚回覆「我来处理」后,开始四处蒐集调度,把线上需要的物资一一补齐。


召回百位医护 急诊宛若战地医院


九点十分,淡水马偕启动大量伤患机制,召集医院的留守医护人力前来支援将急诊现场划为检伤分类区、轻症区、中度伤害区及重症伤害等区域,并于挂号柜台前设立家属区,媒体区也一併在急诊室外设置完成。简定国、副院长施寿全及台北急诊解晋一主任,也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坐镇指挥。


淡水急诊的同一时间最大伤病容量为五十五人,当晚原本急诊就已有四十位患者,加上不断涌入的大面积烧伤患者,远超出急诊能够负荷的空间及人力!简定国说:「面对宛如战场的景况,当下只能保持冷静全力奋战,尽力挪移空间,迅速将召回的人力分组救援,希望所有伤者能在第一时间得到协助。」


不断送来的病人、召回支援的医护人员、闻风而至的媒体、焦急不已的家属,连急诊室外车道也塞得满满都是人,解晋一紧急协商警力协助现场维持秩序。急诊里不论轻重症区域,为了继续帮助患者的烧伤组织降温,库存的纱布及生理食盐水全部搬出来,连医护人员盥洗室也让给伤者沖洗。只是,就算清洁人员再勤奋清理及消毒,也赶不及大量沖洗跟皮肤掉落而弄湿地面的速度。


哀嚎喊痛的年轻伤者或躺或坐,面容慌张目光无神,还搞不清楚到底经历了什幺。一般而言,体表面积烧烫伤20%以上即为重症病人,这次超过八成伤者的烧伤面积达50%以上,显然非常严重。舒忆婷告诉自己「不能乱」,主动跟医师建议扩大重症病人处置区,再与伙伴分区执行任务,积极投入抢救行列。


简定国补充,以往一位重度烧烫伤患者在急诊,平均得花两个小时完成第一步的医疗处置,再转送到烫伤中心,但那一晚,重度伤者实在太多,当下对每个伤者都只能先做到最基本的要求,只能维持生命、补充水分、止痛及伤口包覆。


台北8C病房护理长吕桂云住在淡水马偕附近,当晚听到救护车鸣笛声没有间断而觉得不寻常,上网一看才知道是发生这幺大的事件,虽非召回名单,还是冲回医院。现场尽是混乱,吕桂云踩着冰块跟水渍投入救援。当下要有团队组织非常不容易,但是现场支援的医护人员却能在混乱中彼此帮助。她回忆当时为了帮助伤患止痛而大喊「我要吗啡!」,另一头马上回应「这里有!」一切真是如有神助。


生死瞬间 一再巡视判断与死神抢人


烧烫伤病人的水分蒸散是正常人的五到十倍,只要烧烫伤面积达20%以上,都必须留置点滴,以补充水分,不然很快就会脱水甚至休克。但是,现场伤者都是四肢烧伤、皮掉在地上,点滴非常难打。


舒忆婷与伙伴推着工作车拿了一排输液、止痛药,快速熟练的替伤者打点滴补充水分,有些病人四肢伤害较严重,甚至需从大腿的股骨静脉留置,「感谢主,每个病人几乎不到两分钟就成功。」为了减轻伤者痛苦,她的双手熟练迅速地作业,嘴巴则不停安抚这群恐慌的年轻人,「不要怕,我们会帮你、我们会救你!」


现场医护分组处理伤者患处及包扎外,也要迅速检查烧伤部位,若脸部或颈部有严重烧伤则会需要预防性气管插管,避免喉颈部肿胀或吸入性呛伤影响肺部功能。「以往经验启动一次大量伤患,有四个病人插管就已经很多,那天晚上有二十个伤者插管……」简定国回忆当时连急诊备用的气管内管都不够用,还得紧急向病房及开刀房调度。


在手边病人的点滴处理告一段落后,护理长林瑞萍开始清点中度及重度病人数并回报指挥官,舒忆婷则与医师搭档巡视轻症区域,避免没注意到或病程变化较慢的重症伤者「流落在外」。后来果然从轻症区「捞」到三、四个患者,从一开始直喊痛、还会说自己名字,才一转头声音就变沙哑、脸部肿起,紧急抢救下,把命给拉了回来。


九点三十五分,距离启动大量伤患机制不到半小时,淡水急诊已经满载,施寿全指示,伤者可分流到台北。简定国联繫外科部及加护病房主管后,大家全力挪动所有加护病房及外科病房可用的床位,并且由急诊统一分配。


前线抢救后线支援 不分你我的团体作战


当晚前来支援的六十一位医师、一百五十位护理师,加上其他职系人员的协助,光是淡水急诊就动员了三百位人力。几乎一位伤者旁边就有一位医师搭配数位护理师协助。虽然前来支援的医护人员不见得一定具备急重症处理或烫伤专业,简定国请前来支援医师在处理病人后,也要尽力协助完成病人的病历,包含止痛管制药品的使用、烫伤範围及做了哪些处置,尽量减轻后续病房衔接的资讯落差。


十点三十分,第一位尘爆患者由急诊离开送往加护病房,一小时后也陆续安排伤者转入一般病房,较轻者则续留急诊观察。林瑞萍回忆道,北淡加护病房平时都是满载状态,「这次短时间挪出二十张床是很不容易的事」,显见全院不分彼此齐心抢救病人的决心。


但是,重度烧伤又插管的病人要从淡水转送台北,除了救护车调度外,二到三十分钟的路程还得有医护人员跟车。次日凌晨一点多,儘管现场医护人员在投入救援的高度压力已筋疲力竭,听到林瑞萍抛出跟车需求时,「 我来跟!」的应允声此起彼落。


接近凌晨两点,确认没有其他伤者会再送来后,简定国宣布解除大量伤患机制。当晚淡水及台北急诊共收治八十三人,其中五十六位因中重度烧伤,而需住院治疗。


夜已深,与死神拔河的战场在另一端开启。


八仙尘爆事件回顾 与死神拔河的马偕经验


上一篇: 下一篇: